当前位置:主页 > 法律在线 > 拈花微笑张小琴(图)

拈花微笑张小琴(图)

文章作者:admin / 发表时间:2021-09-25 / 点击:

  张小琴:祖籍山东蓬莱,1955年出生于陕西西安。现为西安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刘文西工作室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协重彩画学会理事,陕西省文史馆研究员,陕西国画院兼职画师,西安国画院兼职画师,黄土画派研究会院士。作品获首届中国重彩画大展学术奖,第三届中国工笔画展银奖,第二届中国重彩岩彩画展铜奖,获陕西省文联颁发的青年文艺创作奖。作品入选第六届、第八届、第十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第三届、第四届、第五届中国工笔画大展、中国女美术家作品展、第二届、第三届全国中国画展、中韩国际女美术家展览。

  能在画坛以女画家的身份脱颖而出,西安美院教授张小琴在绘画时时常达到物我两忘的境界。

  谈起张小琴,就不能不从她在敦煌的经历说起,上世纪80年代初,刚留校的她被借调到敦煌研究院从事敦煌艺术研究与壁画描摹。在这个中国传统艺术的宝库中,张小琴以朝圣之心研读观摩,与古代画家对话、和传统对话。她形容自己在这个远离尘世之地如僧侣一般,观看着真迹的一笔一墨,从远古前辈那里,她悟到自己为何画画,传统对我们意味着什么。敦煌的传奇人物、敦煌石窟艺术保护与研究的先驱常书鸿数次从笔法和画法上对她指导,也让张小琴获益匪浅。面壁十年图破壁,敦煌的经历也奠定了她画作的风格与发展方向。

  “首届全国九省市艺术联展”由华商报联合其他八家主流媒体联合主办,西安万科企业有限公司全程特别支持、西安美术馆协办。作为参展的唯一女画家,张小琴对于女性画家在画坛中的位置有着独特的看法。她认为一般而言女画家生存都不成问题,但要想成功,在攀登高峰的路上,越走,就会越感到不显山露水的压力。这也是历史上女性画家数量较少的原因。但张小琴为自己设定了比男画家更高的标准,投入工作之余,她还要做好妻子和好母亲。她的学生甚至感觉不到家庭和孩子对她工作的影响。这背后当然是她付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她还与陕西的四位女画家成立了“伍眉画社”,名称意为“与须眉为伍”,作为五人中的大姐大,张小琴与同伴一同思考女性艺术与女性画家的生存问题,在西安、上海、东莞等地举行画展,提高了女性画家的地位和影响力。

  上月底,张小琴刚刚结束了在法门寺举行的“菩萨微笑”张小琴佛像艺术画展,画展取得了圆满成功,而在为画展创作的过程中,张小琴经历了创作的巅峰体验。

  在积累了多年后,张小琴创作了多幅丈二的大幅菩萨头像,她说,“从审美角度步入佛教绘画,三十年来我有了和传统脉络的连接、文化上的连接。佛既是神也是人,既是天人也是凡人,就像是我们的家人。菩萨体现了东方静穆与豁达之美,所以我在菩萨上倾注了心血,让现代人在嘈杂中静思,神灯论坛,得到安宁。”

  大幅菩萨面容包含着静穆、圆融的情绪,有了这个想法的张小琴非常激动与投入,“充满了表达的愿望,”连续几天在画室中创作,每天只睡几个小时,半个月画出了九张大画,而平时她一个月一般只画一张。晒画时几位“菩萨”从房间一直铺到屋外的电梯间,打了盹的张小琴醒来突然想到屋外的画作,“幸好没人偷走”。

  在画的过程中,看着菩萨仿佛在微笑,这种心与画一致的感觉让张小琴顿悟,“这种状态就是艺术所追求的。”

  张小琴的爱人成文正也是画家,他们教出了许多画家,可有意思的是,他们的儿子却没有选择这个行业。对此,张小琴表示了理解和支持,她说,“成为教师才知道画画不仅是一个工作、一个职位,更是对画的执迷和追求。”正如她的顿悟一样,她希望自己的孩子与学生都知道,“名利与市场都不是刻意追求的。”

  刚刚考上人大传媒学院研究生的儿子成长如此评价自己的家人,“父母最大的支持,就是放手让我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之所以有这样的认识,就在于张小琴并没有把绘画看做是功利行为。当人人都说社会复杂时,虽然很多北京的朋友说要帮忙找人时,她和丈夫甚至没有为儿子考学提供“额外”的帮助。保持本真,坚守净土,不仅是在儿子的考学之路上,也是张小琴本人在艺术之路上的选择。

  作为西安美院刘文西工作室的主任,张小琴也在思考对西部美术提供学术上的贡献,她与爱人分别拥有独立的画室,因为她深感即便是同道,除了切磋之外,每个人都需要独立的空间,她选择“苦苦探索,独立解决。”

  张小琴的老师刘文西如此评价自己的学生:“张小琴的画能感受到强烈的时代气息,这就是她的成功。她长期接受黄土文化的熏陶,重视表现时代和生活,所以她在塑造形象上,对母爱、对儿童的关注,都是她自己自然本性的流露,并且把当代女性的心灵表现得鲜明生动。她是我的研究生,由于她是从学院培养出来的,具备扎实的基本功,她的用线用色具有东方的积淀,又吸收到多种先进文化的滋养,这两个方面在她的艺术表现中得到很好的融合。她的工笔画也好,重彩画也好,都得到了社会的关注,成为一个相当成熟的有影响力的画家。”

  对于自己探索的在汉唐时期曾经繁盛的重彩画方向,张小琴在形线基础、色彩探索上投入的精力很大,她说,“我们身处唐代古都之地,有着大量的壁画遗存,应该把重彩的中国画脉络发扬光大,为中国画应该走的道路继往开来。”本报记者谢勇强



Power by DedeCms